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亚热岛假期、海南三亚旅游会议、三亚之星

凭信念 凭实力 凭诚信 您的满意是我们工作标准 三亚热岛假期是您旅游度假真正助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天涯海角:海之魂  

2008-03-10 11:30:54|  分类: 三亚旅游感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题记:

碧海蓝天处

   波涛翻滚的思绪哟

   你在哪朵浪尖上停留

   抑或是倦了

让椰风海韵

   拂去你所有的尘嚣

   看云腾浪卷

   听渔舟唱晚

望炊烟袅袅

   ……

  对于海南岛的印象,始于孩提时的样板戏《红色娘子军》,吴琼花、洪长青和南霸天是记得最牢的角色,当时尤其恨死了那个南霸天。据说演这个角色的人,往往要冒很大的风险。特别是下乡演出,一到群情激愤的时候,南霸天就有“生命危险”。至于那优美的芭蕾舞蹈,懂得欣赏的则是“凤毛麟角”。让我终身难忘的,唯有那激动人心地吹响冲锋号的时候。

儿时的记忆常常是最根深蒂固的,对于“红色娘子军”的崇拜和向往,让我深深地记住了海南这个地方。稍大些,经常喜欢听老人们说起韩先楚解放海南岛的故事,由于有着琼崖纵队的接应,海南岛登陆战,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。当然韩先楚的胆识也是难能可贵的,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才刚刚在金门岛登陆失利。

这其中的琼崖纵队,就是“红色娘子军”的原型之一。由此加深了我对海南的印象,那时只知道海南岛是我国的第二大岛,在广东省境内,离我们福建很远很远,对于我来说更是一个遥远的梦……

而在古代,这里更是“天之崖,海之角,千里路迢迢”的蛮荒之地。也是皇帝老儿贬谪“犯官”们的热土。孰不知,在他钦笔的一挥间,让这片土地迎来了中原文明的熏陶。也使海南岛上多了些许“书卷味”,尽管海韵依旧,椰风不变。经历了无数文人的“吟唱”和教化,在海南终于有了一位载入了史册的人物-海瑞。

时至今日,海南的自然风光,成了丰衣足食后的人们,休闲度假的乐园。历史上的不毛之地,变成了旅游的黄金地带。

当时空跨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,我随着旅游大军在“五一黄金周”跨过琼州海峡,来到了心仪已久的“天涯海角”。第一站是海口,当我步出舷梯,随着“大旗”拥出美兰机场时,一股带着闷热和咸涩海味的椰风便迎面扑来……

来到海南不能不去拜谒一下海瑞和贬谪于此的“大师们”,而这些却不在行程之内。所以傍晚,当导游把我们安顿在华侨宾馆后(导游还特意交待,这里很乱不可到处走),我便“溜”到了西郊外的滨涯村。

海瑞墓五公祠、思贤祠

海瑞墓的正门有一座石牌坊,横书“粤东正气”阴刻丹红大字。由花岗岩铺成的100多米长的墓道,两旁竖立着翁仲石人、石羊、石马、石狮、石龟。往里走还有三座石牌坊,海瑞墓高3米,圆顶。墓后扩建了“扬廉轩”,轩前有海瑞塑像,轩后的“清风阁”,展示着海瑞的生平和相关文物。

海瑞(15141587年),字汝贤、国开,号刚峰,琼山市府城镇金花村人。举乡试入都,恩赐进士,初任南平教谕,后升任淳安知县、兴国知县。在任内推行“清丈均徭”,廉洁自恃,人言“布袍可脱粟”。明世宗嘉靖四十五年任户部云南司主事,其时世宗皇帝宠信方士,专意斋蘸,忽朝失政,无人敢谏。只有海瑞冒死上疏,震惊朝野,被罢官入狱(世宗死后获释)。隆庆三年(1569年)任应天巡抚,任内主持了疏浚吴淞江、白茆河;公正地平反了一些冤案、错案,他刚正不阿的风格,被誉为“海青天”和“包公再世”。后来在大力推行“一条鞭法”上,遭到张居正等人的反对,被革职回乡。1586年时以72高龄出任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,仍力惩贪官污吏,直至病逝于任所。去世后,朝廷赐祭八坛、赠太子太保,谥号:忠介,遣官员许子伟护柩归葬。据说,当海瑞灵柩运到现在的海口市西郊滨涯村时,抬灵柩的绳索突然断了,人们以为这是海瑞自选的墓地,于是就地下葬。后来又建了“扬廉轩”和“清风阁”,所有这些对于一生简朴的海瑞来说,似乎有违他的本意。

在“扬廉轩”的亭柱上,我读到了一副出自海瑞手笔的对联,让人“仰之弥高”:

三生不改冰霜操,万死常留社稷身

古代的贤良必竟离我们太远,可是谁也没想到,这位明朝的“海青天”,竟然会在死去的300多年后,还在影响着中国的政坛。一出历史新剧《海瑞罢官》,不知触动了哪根敏感的弦,迎来的是非常猛烈的批斗,一场声势浩大的“文字狱”再次上演啦。所以走在这里,我不禁想起了忠勇耿直的彭德怀,那位为民上书的彭老总,还有那位“罪有应得”的文人市长吴晗。

一首忘了在哪儿读过的诗,顿时涌上了心头:

如果,这个世界都近视了。

我愿站在高处,握住你的手。

告诉你,我看到的一切。

如果,这个世界的耳朵都被堵塞了。

我愿变成风,掠过你的耳底。

亲口说出真相。

如果,这个世界被扭曲了。

我愿站直自己,挺起骨骼和灵魂。

我的血脉里奔涌着良知,

而良知是照彻苍穹的闪电

……

按照行程安排,接下来的一天是购物和赶路。(上午是到海南特产展销中心和海口万绿园,下午赶往三亚过夜,途经琼海万泉河-“红色娘子军”的故乡)。于是我再次“脱离”群体独自行动,这回多了两位“随从”:红和T。引起那位一到景点总是说,你们下去“焊一焊”(看一看的意思),“发发”(估计是拍的发音)相片,时间十分钟的“黑导”的白眼。由于我们是自组团的,只要知道吃饭、集合的地方就行了。可能是没有按“规定”购物,引起她的不满。

因为在海口的时间有限,我们就直奔五公里外的“五公祠”而来。“五公祠”位于海口市与琼山的接壤处,是为纪念唐宋时期贬谪到海南岛的五位著名的历史人物:唐朝名相李德裕、宋朝名相李纲、李光、赵鼎、名臣胡诠而建的。

五公祠内的“海南第一楼”是一幢以上等木料精心构筑的红楼,分成上下两层,四角攒尖式的屋顶,显得格外的庄严肃穆。二楼正面,“海南第一楼”横匾高悬着。置身于这座始建于明万历年间,清光绪十五年(1889年)重修的楼内,望着一尊尊神采奕奕的塑像,一股未名的悲壮由然而生。楼下楹柱上的那二副对联,似乎是他们最好的注解:

唐嗟未造,宋恨偏安,天地几人才置诸海外;道契前贤,教兴后学,乾坤有正气在此楼中。

只知有国,不知有身,任凭千般折磨,益坚其志;先其所忧,后其所乐,但愿群才奋起,莫负斯楼。

在五公祠的东侧有座思贤祠,是为纪念北宋大文学家苏轼而修建的,又名:苏公祠。这是一座园林式庭院,院中树影婆娑,溪涧曲径。走入其中,外面的暑气,随即被挡在外头。据说这里的浮粟泉,是这位东坡居士发现的,泉水清澈透亮,用来泡茶,甘醇无比,素有“海南第一泉”的美誉。我感到奇怪的是,名称为何不叫“东坡泉”呢?因为如今世上有许多是以这位大师名号命名的,东坡肉诸如此类的比比皆是。

这位在宦途上进进出出的苏公,一生虽然充满荆棘,但是到处依然激荡着浪漫的情怀,用现在的话说,具有“乐观的革命精神”。或者说很懂得生活,特别是随遇而安。君不见,他所“下放”过的地方,处处都能闻到他遗留下来的气息。在《题西林壁》中的那声不朽的感叹: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;被贬至黄州时,不仅吟出脍炙人口的《浪淘沙》:大江东去浪淘尽……,而且在《定风波》中的洒脱更是那么地淋漓尽致: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;即使万里迢迢来到这李德裕(唐)

谓之:“一去一万里,千之千不还。崖州在何处,生度鬼门关”。胡铨(宋)哀之:“区区万里天涯路,野草若烟正断魂”的海南,他的诗句依然是那么地超脱:九死南荒吾不悔,兹游奇绝冠平生。

  有时我会想,要是没有这么多的坎坷经历,苏东坡还是苏东坡吗?走出苏公祠的时候,我想起了他的《水调歌头》:天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才久,千里共婵娟。

这就是苏公的境界。

红色娘子军

提起红色娘子军,大部分人都知道,这得益于文革期间的优秀歌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和后来改编电影的普及。而说起冯白驹的琼崖纵队,则陌生得多。其实“红色娘子军”是琼崖纵队的一个连队,全称:中国工农红军海南第二独立师女子军特务连。193151日创建于乐会县第四区革命根据地,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,出色地保卫领导机关和宣传发动群众,配合主力部队作战:在伏击沙帽岭、火攻文市炮楼、拔除阳江据点及马鞍岭阻击战中,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,为琼崖革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。

当我们离开海口,沿着东线高速公路行车近九十公里,来到琼海市时,一块醒目的路牌写着:红色娘子军的故乡欢迎你。

琼海市地处海南的东南部,一条美丽的万泉河,如玉带般穿过市境。一曲《我爱五指山,我爱万泉河》,让这座城市更是名闻遐迩。当“黑导”带着我们到河边“焊一焊”的时候,一面工农红军军旗和一尊娘子军塑像,也出现在眼前,让人激动不已。已有团友迫不急待地扑向河边,而根据我搜集的资料,这些景观应该是在加积镇的街心公园。“黑导”告诉我,加积镇我们会路过,但不能停车。其实这里的塑像也一样,是从那里迁来的。

又是十分钟的时间,慕名已久的万泉河就在眼前,火辣的太阳在头顶上肆虐着。女士们全躲在并没有多少荫影的椰树下。不远处的摊贩,正在卖着椰子,红起劲着学着剥椰子,甜爽的椰汁确实是解暑的良方。

中午我利用吃午饭的时间,雇车去了趟加积镇,虽然错过了加积鸭的美味(T为我留了一块,吃个算数),却闻到了正宗的加积镇风情。当我望着这尊脚穿草鞋、肩背竹笠、步枪的巾帼英雄的雕塑,屹立于街心公园时,耳边仿佛回荡起那首激昂的歌曲:向前进,向前

进,战士的责任重,妇女的冤仇深,古有花木兰,代父去从军,今有娘子军,扛枪为人民……

天涯海角

傍晚到达的三亚,已经是万家灯火。入住的是鹿回头宾馆,全是五六十年代的平房。这地处山头的宾馆与“市”隔绝,据说是以前中央领导来三亚的驻地,我住的那排别墅是刘少奇住过的。可是我们却无法消受半夜“飞禽走兽”们的侵扰,女生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,在三更半夜里,尤其显得“毛骨悚然”。

闹了一夜才朦胧睡着,又被鸡鸣叫醒。索性起来晨练,沿着山路向顶跑,不知不觉却转到了:鹿回头山顶公园。这里以前是座黎寨,黎族是海南最本土的一支少数民族,唯一生活在这海岛上从不迁徙。在这儿世代传颂着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:

在很久很久以前,这一带出了个残暴的峒主。有一次强迫黎族青年阿黑上山去为他猎取一副珍贵的鹿茸。阿黑上山时,看见了一只美丽的花鹿,即将成为一只花斑豹的口中餐,他随即弯弓射杀了豹子。眼看着花鹿跑进了树林,他紧追不舍,一直追了九天九夜,翻过了九十九座山,来到了三亚湾南边的珊瑚崖上。花鹿面对烟波浩翰的南海,前无去路。当阿黑正欲搭箭射猎,花鹿突然回头含情凝望,阿黑一时不忍下手,背转身去(这句是我编撰的),而花鹿却变成一位漂亮的少女向他走来。于是他们结成了夫妻,尔后在花鹿的帮助下,阿黑终于打败了峒主。和花鹿在这座珊瑚崖边,过上了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。

鹿回头”的故事也就这样传扬开来,现今在这座主峰海拔275米的山顶,人们根据这美丽的传说,雕塑了一座高12米,长9米,宽4.9米的巨型石像-鹿回头。三亚市因此被人称为“鹿城”。

站在这副雕像前,我为这只花鹿捏了一把汗,如果关键时刻,幻化出来的是一位平庸的女子,阿黑为了他的“前途”,会不忍下手吗?如果这只花鹿已有配偶,不能与阿黑结为夫妻,他能罢手而归吗?阿黑的目的一开始就明摆着:救她于豹口,就是觊觎她的鹿茸。我不明白的是:一,仅仅为了鹿茸,阿黑有必要取她性命吗?二,花鹿为什么会嫁给他呢?三,难道这样的爱情,值得传颂吗?虽然是神话故事,但是(起码)对于动物们是不公平的。

回到宾馆,正准备早餐。尔后“黑导”带大家来到山顶,却在半道拐进了“鹿回头风情园”,虽然里面也有塑像,而且是花鹿和阿黑,但已违背了行程中的景点。由于风情园里有许多的梅花鹿,大家也就玩得不亦乐乎。

来海南后的第一次正规景点是,午后的“天涯海角”景区。时间只给一小时,并且要大家跟紧她。“黑导”领着队伍就直奔“主题”,连“南天一柱”都想跳过。我们干脆“自由行动”。

来三亚之前,我就听说在“天涯海角”处有家邮政局,办理集邮和寄送明信片。能在这里为亲朋好友,寄上一张来自“天涯海角”的祝福,是多么有意义呀。当我带着自制的邮品,怀着激动的心情,踏进这里时,已经排满了“同好者”,而且这里售卖的邮品更加齐全。

怀揣着留给自己的邮品,带着实现了的梦想,来到海边,在“南天一柱”(南天一柱

据说是清代宣统年间的崖州知州范云榜所书)边、在“天涯”石刻(天涯题刻为清代雍正年间崖州知府程哲所书)旁,望着潮起潮落的波浪,和身边人头攒动的风景,眼前晃动的闪光灯,宛如海平面上的波光粼粼。一时竟分不清我是在欣赏风景,还是我也成了别人的风景。

  此时,心头泛起了卞之琳的诗:

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

 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

 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

而你装饰了别人的梦

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